tk69开码现场_蓝月亮天空免费资枓大全

09888819

2020-07-12 08:20:43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疯狂的石头!每年进口全球65%铁矿石,中国定价话语权为何还不如日本?

  来源:国是直通车

  铁矿石的“疯狂”仍在继续。

  7月9日开盘,国内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再次走高,一度突破每吨800元的年内最高点。

  过去三个月,铁矿石价格走出“疯狂的石头”行情。国内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从4月初的每吨542元人民币开始一路走高,6月8月一度逼近每吨800元。此后,铁矿石价格一直维持高位震荡,近几日更走出“五连涨”行情。截至7月8日收盘,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大涨3.14%,每吨价格升至788元。短短3个月内,铁矿石价格涨逾45%。

  除开可能的炒作等因素外,铁矿石价格异常波动根源仍在供求上。

  一方面,铁矿石主要出口国巴西因疫情影响,一度关停部分矿山,导致铁矿石出口下滑、供应收缩。

  6月5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旗下3座矿山被关停,影响其铁矿石10%的产量。虽十几天后,淡水河谷宣布三座矿山禁令被解除,但铁矿石价格并未出现大降。此前,淡水河谷将铁矿石粉年产量预估从3.4亿吨-3.55亿吨下调至3.1亿吨-3.3亿吨,供应收缩预期加强。

  前5个月,巴西铁矿石出口总量1.153亿吨,同比减少13.3%。

  另一方面,铁矿石第一进口和消费大国中国率先走出疫情影响,稳步推动复工复产,铁矿石需求强劲。

  据海关总署数据,1-5月份,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4.45亿吨,同比增长5.1%。同期,中国生铁、粗钢、钢材产量均持续增长。

  供应收缩但需求旺盛导致铁矿石价格扶摇直上。这对下游的钢铁行业来说无疑是个噩耗。作为钢铁生产的重要原材料,铁矿石价格上涨,谁来买单?答案无疑是钢铁企业,特别是中国的钢铁企业。

  铁矿石价格波动直接侵蚀钢铁行业利润。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份,中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营业收入近2.55万亿元,同比下降6.0%;实现利润总额493.3亿元,同比下降57.2%。去年我国粗钢产量接近10亿吨,占全球产量的一半还多,但偌大的钢铁行业,利润率不到2%。

  背后最大的问题在于,我国铁矿石供给长期“受制于人”。

  铁矿石是我国进口量最大的商品之一。中国铁矿石的对外依存度常年在80%以上,比原油还高。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2019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0.69亿吨,连续四年保持在十亿吨以上的高位水平,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80.4%。

  为什么进口如此之多?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需求量很大,但国内没有。

  其实,我国铁矿石资源储量并不小。据李新创介绍,按铁矿资源储量,我国居世界第四位,但资源禀赋并不好,矿石含铁品位平均只有34.3%,基本全是贫矿石,须经过选矿富集后才能使用。

  但这个选矿过程成本很高。因为,我国铁矿石资源中,多元素共生的复合矿石较多,矿体复杂,利用难度大。据测算,我国铁矿选矿成本是三大铁矿石企业的两到三倍。而且,我国铁矿资源“贫、细、深”等特点,决定了其利用难度大、环境扰动大、安全生产压力大。

  简单来说,在现有技术条件下,进口比自行生产的成本要低很多。中国只能将目光转向海外。

  李新创指出,中国铁矿石进口占据全球主要铁矿石贸易量的比重在65%以上。

  铁矿石从哪里进口?

  我国进口铁矿石的供应来源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亚、巴西两国和四大矿山——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和FMG公司。2019年,中国从澳大利亚、巴西两国进口铁矿石量达到8.94亿吨,占总进口量的83.5%。

  可以说,一旦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石供应出现“风吹草动”,中国铁矿石供应安全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尽管每年花这么多钱进口铁矿石,但中国却没有多少定价话语权。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一项所花的钱超过1000亿美元,同比上涨33.6%;但进口的铁矿石的数量同比仅增长0.5%。这说明,去年,买到同样数量的铁矿石,我们花的钱要比2018年多三成。

  同样是进口商,日本对铁矿石定价话语权却高于中国,这是为什么?

  2004年以前,日本长期扮演国际铁矿石贸易最大买家的角色,而三大矿山是国际铁矿石贸易最大卖家,四方一直主导国际铁矿石价格的制定。2004年以来,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国际铁矿石贸易的最大买家。但日本仍然通过大量投资、参股澳大利亚、巴西的大矿山,保持一定的价格话语权。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白益民指出,在澳大利亚的24个铁矿中,日本企业就重点投资8家并参股了16家。

  以日本三井财团旗下的三井物产为例,该公司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积极地参与投资开发铁矿石资源。2003年,三井物产收购了世界最大铁矿石生产销售商淡水河谷母公司Valepar公司15%的股份,并且持续地扩大与力拓公司和必和必拓公司之间共同合作的铁矿石事业。

  2018年三井物业先后宣布两项在澳大利亚的铁矿投资。其中一个是与日本住友金属联合开发西澳大利亚罗比河的一个新的铁矿矿床。其目的是随着现有矿场的减少,维持目前的铁矿石产量。

  反观中国,近些年虽然也在加快海外铁矿资源布局,但起步较晚,整体盈利结果并不乐观,从去年的情况来看,中国海外投产权益矿年产量仅约6500万吨,不足全年进口量的10%。

  而且,在面对上游供应寡头垄断的同时,我国下游需求十分分散,这也使中国缺乏铁矿石定价话语权。

  中国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较低。李新创指出,2019年,我国前4家钢铁集团集中度22.12%,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产业集中度36.82%,22家千万吨级以上钢铁集团集中度仅52.38%。这与水泥行业前10家大企业集团水泥熟料产能集中度64%(2018年)、汽车行业前十位的企业集团占汽车销售总量的90.4%(2019年)差距较大。

  这个局面如何破解,我国铁矿石供应安全如何保障?

  李新创表示,从中短期和长期有几点建议:

  在中短期,以局部优化为主。

  一是加快兼并重组,提高钢铁行业集中度,增强铁矿石市场采购中的话语权。

  二是增加废钢供应,提高废钢利用比例。合理引导电炉短流程工艺发展,源头减少铁矿石需求量;放开废钢进口限制,增加废钢供应量,提高废钢使用比例。

  三是组建采购联盟,增强市场话语权。建议以区域或利益共同体为依托,整合供应渠道,组建采购联盟,形成3~5家年采购量超1亿吨的采购联盟,力争以量换价,实现量价挂钩。

  四是优化和完善铁矿石定价机制。构建铁矿石金融战略体系,进一步完善铁矿石金融产品机制,加强监管力度,抑制过度投机炒作,保障铁矿石价格体系平稳、合理运行,降低其对钢铁工业成本波动的影响。

  五是盘活和优化部分具有竞争力和潜力的已有权益矿项目,增加供应量。

  六是降低国内铁矿税赋,强化有条件的铁矿提高产量和快速建设开发,提高国内铁矿的生产。

  从远期来看,需从根本上解决铁矿保障问题。

  一方面,加大引导和支持企业在海外建立长期高效的多元化、多渠道、多方式的稳定铁矿石基地,提升我国海外权益矿比例,将权益矿占进口矿比例提高至30%以上,并考虑以资源开发、钢铁产能布局、基础设施建设一条龙的产业链捆绑模式“走出去”,促进矿业国内外及上下游合作共赢。

  同时,选取具有代表性的权益矿项目,加快开发进度,每年新增加铁矿石供应2亿吨以上,实现根本上改变铁矿石供应格局。

责任编辑:张建利

tk69开码现场_蓝月亮天空免费资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