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2香港最快开奖结果_4987现场直播

09888819

2020-05-29 10:01:51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老百姓为何不愿意消费?姚洋:警惕形式主义防疫

  需要警惕防疫形式主义

  成为复工复产障碍、抑制大众消费需求

图/图虫创意图/图虫创意

  5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报告强调,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解读,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不仅将民生放在第一位,还采用了更加公平的方法来进行社会保障。

  对于后疫情时代的中国经济恢复情况,姚洋认为中国经济仍未达到反弹时刻,经过疫情的重创,不少工厂因为没有订单陷入关门危机,低收入人群面临失业困境。在2万亿的支持下,可以通过向中产阶级和低收入人群发放现金、消费券,为低收入失业人员提供职业培训,为小微企业提供房租减免政策等措施,需求和就业问题两手抓。

  姚洋认为促进需求是恢复经济的最主要抓手,“经济就像一辆车,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刺激先把发动机打着了,经济运转进入正常的需求供给循环,就可能复苏起来。”另外,他还表示在保障防疫成果的前提下,需要警惕防疫形式主义成为复工复产障碍、抑制大众消费需求。

    让“马路经济”回来

  中国新闻周刊:您怎么解读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对GDP增速没有明确数字指标?

  姚洋:报告中提到因为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所以没有提出经济增速具体目标。

  在我看来,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下半年这个病毒又回来了怎么办,而且经济恢复也有不确定性,需要为其他的目标留出政策空间来。另一方面,今年要把脱贫攻坚战打完,也需要一些资金。所以这几方面综合考虑,就不定一个增长目标了。

  中国新闻周刊: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扩大失业保险的保障范围,让参保不足一年的农民工等失业人员都纳入常住地保障。您怎么看待这次失业救济范围的调整?

  姚洋:这是保民生上非常大的进步,说明中央政府把民生放在第一位,采用了更加公平的方法来进行社会保障。

  但是要注意,大量农村户籍的工人,他们没有交社保,或者说因为工作临时性较强,缴纳不连贯。希望中央层面尽快出台一个方案,明确可以接受失业保障的范围。我也期待经过这一次调整之后,所有的农民工纳入常住地社保能成为常态。

  中国新闻周刊:报告还指出今年要增加1万亿财政赤字和1万亿特别国债,这2万亿怎么在执行中最大程度发挥效用?

  姚洋:总理在报告中强调了这2万亿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这就意味着这个钱必须要花到实处,花到老百姓头上。

  我觉得最实际的用法就是:第一,给老百姓直接发现金、消费券;第二,为临时失业的低收入人群提供一些职业培训,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问题;第三,对新成立的小微企业予以一定的资助,比方说免收3个月房租等等。这次疫情之后,好多街边小店都倒闭了,这时候如果能从政府层面帮助小店减免一些房租,会是保就业保民生的实实在在的措施。

  另外,各城市可以学学成都,开放一些街边区域让煎饼摊、报刊亭、路边摊合法有序地经营,让“马路经济”回来。

  重在拉动需求

  中国新闻周刊: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到要为中小企业减税降费超过2.5万亿元,您觉得这个措施能够达到什么效果?

  姚洋:从宏观经济层面的角度来说,在当前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下,政府一方面增加了支出,一方面减税,两者是有一定的冲突的。另外,减税降费这个政策主要是让复产率高的大企业受益,但现在还有不少尚未开工的中小企业,连订单都没有,减税对他们来说受益有限。

  我认为现在供给是过剩的,恢复需求就是恢复经济的一个重要抓手。我建议中央政府层面用现金补贴低收入人群和中产阶级,鼓励他们消费。试想老百姓手上有一笔钱就会去消费,企业就有了订单,有了订单就可以招工人,这样打工者也有了收入。有人会说那应该以企业为单位,先给企业发钱,但需要担心,发给企业的钱可能直接进入老板口袋,还不如直接给工人发钱。

  经济就像一辆车,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刺激先把发动机打着了,经济运转进入正常的需求供给循环,就可能复苏起来。

  中国新闻周刊:也有观点表示老百姓经过疫情对消费会更谨慎,加上中国人习惯存钱,现在发钱的话老百姓可能不会把钱用在消费上。

  姚洋:大家觉得中国人习惯存钱,但实际上大部分低收入人群是没有多少储蓄的。中国人的储蓄分配不均,中国收入较低的40%人口基本上没有什么储蓄,收入最低的10%人口是靠借债活着的。现在把现金发给这些低收入人群或者失业人群,他们消费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老百姓不愿意消费也有很多原因,拿我自己举个例子,我想去的理发店就在小区旁边,但小区只留了一扇门,所以我要绕一大圈才能走到,产生一个消费行为对我来说很麻烦。

  为什么小区关这么严?因为出入口不光有保安测体温,居委会也要派人一起站岗,如果小区多开一个门,居委会就得多来一个人,可居委会没有那么多人手。

  要知道这样的封锁挡住了很多消费行为,消费起不来,工厂需求就起不来。尽管电商购物在整体消费行为中占一定比重,但是电商收入在一季度也下降了,我们不能指望线上购物弥补线下损失。现在推出的绿码已经是筛选疑似人员的最好措施,为何还要形式主义层层设卡?有些地方搞形式主义防疫,小区、街道层层加码,说白了是领导怕丢乌纱帽,对社会秩序和经济的恢复来说不是最优做法。

  中国新闻周刊:您认为中国经济现在恢复的情况如何?

  姚洋:我们经济恢复的步子还是相对比较慢,现在可能还在谷底,没有到反弹的时候。

  经历了第一季度的经济下行,4月份外贸数据恢复了一些,主要源于我们出口医疗器械的单子。五一期间,老百姓的消费行为有所恢复,但这种消费力能不能持续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后疫情时代的中国

  中国新闻周刊:假设年底疫情可能再次爆发,我们能提前做哪些防御准备?

  姚洋:在第二次暴发之前,中国要做的准备就是尽早制订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将社会恢复到正常水平,或者接近正常的水平。

  我们一开始防疫力度非常大,把这个疫情压下去了,但是在复工复产上步子迈得太慢。在疫苗发明之前,病毒不可能消失,但是经济经不起漫长的停顿。我担心等到别的国家都已经复工复产了,我们还在一个比较停滞的状态观望,相当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所以,我建议保证使用绿码筛查疑似人群的基础上,在复工复产框架内逐步放松管控。

  中国新闻周刊:您怎么看待欧美其他国家的经济恢复政策?

  姚洋:我注意到西方一些国家的复工计划里,列出了疫情降到什么程度复工做哪些事情,有的还把二次疫情的预案写进去了,这个是值得借鉴的。

  海南省幼儿园和小学开学之后,又发现了新病例,就有不少人开始质疑为什么要开学。要注意,海南省此前已经84天没有本土新增案例了,在这种状况下,地方领导怎么敢放开胆子复工复产。如果有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各地严格执行,可能复工效率能提高一些。

  中国新闻周刊:有观点认为后疫情时代将形成冷战新格局,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判断?

  姚洋:我觉得现在世界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冷战格局,表现在技术、地缘政治还有意识形态这三个领域。尽管调和起来有难度,但我们可以学会管控这种冲突。

  中国跟美国应该是一种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美国现在明着把我们定义为竞争对手,但是我们要告诉世界,这种竞争不同于当初苏联和美国的竞争,苏联和美国的竞争是互相隔绝、平行发展的,而我们和美国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在经贸领域,我们还有很多共同利益,我们要积极地把两个国家拉在一起,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竞争。

责任编辑:祝加贝

9542香港最快开奖结果_4987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