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彩吧彩票_今天火箭队最新新闻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

09888819

2020-09-30 01:40:44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北京石凤刚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覆灭记

  来源:法治进行时

  2018年8月25日深夜,一场精心部署的抓捕行动,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悄然展开。警方的一号抓捕目标,是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石凤刚。

  警方来到了石凤刚的住所,这里是个私人院落,占地一万余平米,奢华程度刷新了所有参战人员的认知。

  如同宫殿般的院子里,各项娱乐设施应有尽有,车库里停了20多辆豪车,金条珠宝,名烟名酒,奢侈品随处可见,数百万现金一袋一袋随意摆放在家中。

  经清点,除去车辆和奢侈品外,侦查员现场收缴现金720余万元,金条31公斤。

  那么,一个身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的致富带头人,是如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者的呢?在他的治下,村民们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他的这些巨额财产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石凤刚,1961年4月出生,土生土长的辛庄村人,之所以被警方列为抓捕对象,石凤刚涉嫌的罪名并不是一般犯罪,而是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位于西五环外园博园西南角,坐落在凤凰岭脚下,林木茂密,属于丘陵地带。距市中心20公里,下辖3个行政村,约2700户村民,村域面积7.1平方公里。

  20多年前,辛庄村的村民大都以务农为生,人年均收入不足千元。作为众多普通村民中的一员,当时的石凤刚也是名不见经传,靠倒卖废钢材为生,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石凤刚精明能干、作风狠辣,他的小卖部里经常会有一些不三不四的闲散人员聚集,自觉不自觉的就将石凤刚当成了带头大哥,有这些人整天在身边围着,石凤刚在村里成了大家伙不敢招惹的对象。

  2010年,为了维护村里的治安,当时的村支书任命石凤刚当上了村里的综治办主任,主管联防队,这一任命,让石凤刚抓住了机会,也成了他染指基层政权的开端。

  当时辛庄村里要发展经济,村子里的土方工程都由石凤刚来负责,他打起了村里一块小山的注意,没过多久这就被夷为平地,据村民说被挖掉的这块山,当年至少值一千万。

  利用手中的职权中饱私囊,石凤刚的钱袋子很快鼓了起来。虽然综治办主任不是什么官,但动动嘴皮子就能挣钱,让石凤刚尝到了甜头,要是能当上村主任,机会不就更多了吗?年过50的石凤刚开始对权力充满渴望。

  在随后两年的时间里,他开始通过各种手段疏通关系,拉拢村民,操控选举,最终如愿当上了辛庄村的村委会主任。

  成为村委会主任之后,石凤刚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辛庄村西头的山坡,原本是数十亩的林地,石凤刚找了一个理由,以防火为名铲除了这片林子,将这里改造成了一片私家园林。

  雕梁画栋的凉亭,十多米深的人工湖,供私人饮食的蔬菜大棚,石凤刚把整座山头的林地,变成了自己的后花园。而优美的环境、周到的服务,也让这里成为他拉拢腐蚀地方干部的秘密据点。

  警方在这片私家园林搜查的时候发现,石凤刚的办公室内的茶罐,里面装的竟然不是茶,而是一沓一沓的钞票。

  石凤刚毁林占地的行为很快被人举报,并受到镇里的追查,但石凤刚一口咬定,他这是替村委会做事。最终,石凤刚只是降格受到了行政处罚。而这片私家园林稀里糊涂地被保留了下来。

  小小的惩戒并没有让石凤刚警醒,反而让他意识到,要想在辛庄村只手遮天,必须追逐更高的权力。虽然是村委会主任,但石凤刚不是党员,于是他开始金钱开道,伪造各种材料,成功混入党组织,取得了共产党员身份。

  打招呼、拉选票利用这些伎俩,石凤刚成了村里的党务、政务,村内集体企业的负责人。

  2013年,石凤刚成功当上了辛庄村党支部书记。

  也就是在这一年,与辛庄村一路之隔的园博园工程全面开工建设,辛庄村即将展开大面积棚改工程,村里的土地面临大规模拆迁,全村的拆迁总费用接近20个亿。作为村里的一把手,石凤刚率先知道了这条消息,一条新的敛财之路也开始在他心中酝酿起来。

  石凤刚先是以一年1000元的价格租下来一间库房,知道要拆迁后,他立刻加盖顶棚,在厂房上盖起了二层楼。

  仅在库房上加盖二层这一项,拆迁款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了一番,原本一百万的补偿款他拿到了二百万。尝到甜头,石凤刚又将魔爪伸向了村里的村民。

  年过七旬的彭大爷,1999年在辛庄村租下了一片14.3亩、建筑面积4000多平米的院子,合同期20年。

  由于租期长,彭大爷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产业,没少在上面下功夫,院子里所有的房屋都是他亲自设计,选用上等材料,一砖一瓦搭建起来的。

  石凤刚的儿子石阳找到了彭大爷说要在他的院子里盖房,彭大爷原本以为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将他们打发走。可是彭大爷根本就不知道,石阳是铁了心,想尽各种手段要逼他转让整个院子。

  停水断电,门前挖沟,天价卫生费,院里的租户无法再继续经营,纷纷撤离,无依无靠的彭大爷,根本无法挡住这群虎豹豺狼,又急又气,突发脑淤血摔倒在院里,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

  年老体衰的彭大爷,无力再和石凤刚他们纠缠,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自己的土地以420万元的低价收走了。

  辛庄村在二期拆迁当中有两块最大的土地,都在石凤刚的控制下,仅这两块土地的拆迁价值就将近两亿元。

  石凤刚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大肆在村委会中安插自己的亲信。

  石阳,石凤刚的儿子,大学刚一毕业就成为辛庄村党总支委员;于万,综治办主任、村委会委员;于冠珍,党总支副书记;王永胜,村委会副主任;冯超,防火队队长、村委会委员;张磊、张亮,联防队队长;曹哲,村委会工作人员;罗守俊为出纳。这些人都是石凤刚陆续安插进来的。

  控制了辛庄村的基层组织政权后,辛庄村两委的重要岗位,均是唯石凤刚马首是瞻、言听计从的亲信,石凤刚也变成了村里的土皇上,全面把持了村里的党务政务,开始了他为所欲为的疯狂敛财计划。

  2016年,辛庄联防队以安全检查名义,将北京丰润源工贸有限公司厂房围堵,禁止运送货物车辆进出,导致金属加工无法生产,直接损失2900万元。厂家找石凤刚理论,石凤刚却说,这是村民自发组织的,他也无能为力。万般无奈之下,厂商只得忍气吞声将院子及厂房设备以950万的超低价格拱手转让给了石凤刚。

  除了巧取豪夺村民和承包商的土地,村里两块最大的土地,也变相划归到了石凤刚家人的名下。

  农村党支部是党在农村的最基层组织,是本村各种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是团结带领广大党员和群众致富的战斗堡垒。石凤刚担任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之后,他和他的团队的个人财富与日俱增,可普通村民的生活却没有实质性改善,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做足了表面文章。

  发点柴米油盐,组织大家旅游观光,表面上看,村民的福利待遇普遍提升,石凤刚这个书记兼主任有模有样。

  可实际上,本该属于村民和承包商的财富,都变成了他们团队的私产。辛庄村的居民依然住在小平房、大杂院内,石凤刚一家却早已住进了占地上万平米的私人豪宅。

  据统计,2013年,政府为辛庄村地区划拨的拆迁款将近19亿,对于2700多户的村民来说,这是一笔相当丰厚的补偿。在石凤刚的操控下,辛庄村居民得到的拆迁补偿,是周围几个村子里最低的。

  为了获取更多的拆迁款,石凤刚彻底撕下了平日村支书道貌岸然的伪装,换上一副地痞流氓的嘴脸,不断打压村民的利益,扩大自己土地的拆迁补偿。 

  2017年初石凤刚的儿子石阳,伪造土地租赁合同,骗取停产停业补偿款人民币459万元,2017年11月,石凤刚利用职权提高被腾退人张全红的宅基地补偿价格,并将提高部分的腾退补偿款人民币400万元占为己有。

  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间,石凤刚团伙通过伪造土地租赁合同毁林建房抢种抢建抢拆提前入户测评,提高补偿价格,隐瞒违建性质或公司无实际经营的情况等手段,意图骗取房屋、树木或停产停业等非住宅腾退补偿款,共计人民币5.8亿余元。

  赵书连,石凤刚的妻子,私底下,辛庄村的村民都把赵书连比作太后,而石凤刚的儿子石阳,也正在沿着他老子的路,一步步的向着皇太子的方向走去。

  石阳大学毕业,先是被石凤刚违规安排突击入党,然后成为村党组织成员,甚至通过操纵选票,石阳还当选了丰台区人大代表。

  石凤刚在村里的恶行主要在经济方面,而儿子石阳则更多的是打架斗殴、横行霸道。他身旁长期豢养着一群打手,稍不顺眼便会拳脚相加。2013年石阳殴打村民董某之后,意味着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初见倪端。

  董某、郭某将车子停放在石凤刚的家门前,引起了妻子赵书连的不满。石阳得知后,找来打手殴打董某,待董某逃回单位之后,石阳还纠集多人用车辆封堵院门,第二次暴打董某。

  2014年7月15日上午,在辛庄村南侧某军训场地,石阳驾车擅自闯入这里,不顾执行警戒任务的战士刘某的警告和劝离,强行驾车将刘某撞倒,并辱骂在场执行任务的战士翟某等人。

  石凤刚随后纠集于万、于冠珍、王永胜、张亮,以及韩金龙、程胜利、王国庆、张小乐、王启超等人到现场,追打执行任务的战士。这件事最后被认定为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

  2016年2月5日凌晨,在本市朝阳区三里屯全明星酒吧,石阳率领着一众随从喝酒,因琐事与被害人高某发生纠纷。

  石阳平日里在村子里趾高气昂惯了,对于高某的道歉并不认可,并指示张亮等打手对高某及前来劝阻的被害人樊某进行殴打。

  经鉴定,樊某头部创口累计长达13.6厘米,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高某左眼球钝挫伤、左眼结膜下出血、左眼睑皮下淤血,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此案足以体现石阳的暴力性以及社会危害性。

  2016年9月,丰台区城市管理监察中心的监察员老范,因为举报石凤刚家的违建,也被石阳和家里的打手盯上了。

  2016年9月28号,这一天发生的事儿老范至今历历在目,那天,老范正在辛庄村检查违建,被手持钢管的两名蒙面男子打伤,经鉴定为轻伤一级。

  经过核查,那块违建是石阳妻子赵某某名下土地。

  爆棚的虚荣心让石阳彻底迷失了自我,买豪车、养打手,包情妇。在村内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手中的钱越来越多,手底下的势力越来越大,石凤刚开始不把他的上级单位放在眼里。

  辛庄村与大灰厂村相邻。2017年7月29日下午3点,因为石板山地界问题,石凤刚的妻子赵书连现场组织策划,故意制造摩擦、挑唆矛盾,纠集数百村民到石板山聚集滋事。

  两天后,7月31日,从早上7点开始,赵书连组织辛庄村村民数百人,围堵长辛店镇政府,造成镇政府长达六个小时无法正常办公。

  2018年1月23日,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全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丰台扫黑除恶办公室和刑侦支队,在梳理近三年寻衅滋事案件时发现,辛庄村警情异常,于是对涉案对象时凤冈石阳等人先期展开了秘密侦查。

  侦查员初步调查后,有了惊人的发现,辛庄村两委的重要岗位成员很有可能都涉嫌犯罪,而领头人正是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石凤刚。鉴于案情重大,该案被迅速上报至刑侦总队和北京市扫黑除恶办公室。

  市委、市政府、公安部高度重视, 2018年7月18日,各路精干力量汇聚,718专案组正式成立,以石凤刚石阳为首的家族式涉黑涉恶团伙被正式立案调查。

  2018年8月25日,经过近一个月的补充侦查,一个以石凤刚、石阳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在该团伙中,石凤刚、石阳组织、领导被告人于万、赵书连、于冠珍、王永胜、张亮、张磊、冯超、庞晓峰、曹哲、刘德武、罗守俊,形成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

  通过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方式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在当地形成重大恶劣影响,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秩序。718专案组决定,兵分多路,对26名团伙成员展开收网行动。

  2018年8月25日深夜,石凤刚团伙26名主要成员全部到案,当场扣押现金720余万,追缴现金145万元,银行冻结2079万,收缴黄金31公斤,涉案房屋及地块37处,查扣车辆12辆价值1500万元,总计金额约3.1亿元。

  在随后的补充侦查取证环节,北京市公安局718专案组,走访910余人,取证900份,审讯共计19000余小时,先后抓获嫌疑人40名。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告诉记者,这次以石凤刚为首的案件是北京市开展扫黑除恶以来,打击的“最恶”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手段及暴力程度、给老百姓造成的心理恐惧危害最大。

  得知石凤刚家族伏法后,村民们用放鞭炮的方式庆祝。“终于见青天了!”村民们激动的说。

  2019年8月,被告人石凤刚、石阳、于万、赵书连、于冠珍、王永胜、张亮、张磊、冯超、庞晓峰、曹哲、罗守俊、张广红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15项罪名,被移送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718专案在市扫黑除恶办公室直接指挥组织下,公安、检察院、市纪委监委形成共同会商机制,在严打保护伞方面,公安机关与纪检监察共同推进共同深挖,刑事拘留纵容该黑恶团伙的公职人员4人,其中一人已被批准逮捕。监察机关已留置涉嫌包庇、纵容该黑恶团伙的公职人员2人,拟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5人。

  张广红曾担任北京市丰台区森林公安处刑侦科科长,负责对辛庄村内林地的日常巡查、管理以及破坏森林资源案件的查处。

  在此期间,张广红不依法履行职责,对辛庄村内多次破坏森林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予以放纵、不予查处,涉及树木损毁面积100余亩,致使以石凤刚、石阳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毁林伐树后兴建多处非法建筑,用于骗取巨额拆迁补偿款。

  早在2011年5月,石凤刚就把张广红夫妇拉下了水。辛庄村4号路北侧曾有一片林地,被石凤刚他们毁坏后,私建了23.85亩厂房,2012年5月该地块被列为国家征地范围。石凤刚等人利用违建厂房,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1700余万元。其中大部分赃款都装进了张广红以及妻子王艳的腰包。

  除了张广红外,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丰台分局执法监察队副队长李晋,也为石凤刚团伙违法占地提供了帮助。

  收了石凤刚的钱,替石凤刚处罚,李晋因为涉嫌受贿罪、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被提起公诉。

  而在征地拆迁补偿问题中,负责土地评估的北京中筑鑫盛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理刘福生,与石凤刚团伙勾结,利用职务便利,指定提高补偿价格,隐瞒违建性质等手段,帮助石凤刚等人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人民币2亿余元,因案发未能得逞,此后刘福生指示业务员赵瑞涛,删除电脑中骗取拆迁补偿款的数据信息。

  在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位置上,石凤刚一开始就没有把心思用在带领村民致富上,他疯狂敛财,横行乡里并非没想到后果,为了掩饰犯罪,他精心打造的私人皇宫是壁垒森严,里面各个角落都有监控探头覆盖,二层的会议室,是几个团伙主要成员密谋的场所。对于收受贿赂等不义之财,均不敢转账留痕,而是直接现金交易。

  2017年11月,被告人石阳在拆迁补偿事项上为王某提供帮助,收受金条二十四根,价值共计人民币685万余元。

  20188月,被告人石凤刚在拆迁补偿事项上为李某提供帮助,收受人民币10万元,后又向其索要人民币200万元。

  2012年9、10月间,被告人石凤刚为金某承租辛庄村土地提供帮助,收受金某元给予的人民币100万元。

  2019年12月24日,经过近一年的审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决定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尽管公安部门和检查机关早已查清了这个家族式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但是在庭审中,石凤刚、石阳父子,仍在各施手段为自己开脱。

  2020年9月14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石凤刚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串通投标罪、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石凤刚家族为首的村霸型黑恶势力团伙覆灭后,《法治进行时》记者再次来到了辛庄村,这里的土地二期拆迁工程,正在稳步有序的展开。

责任编辑:杨杰 SN239

新万彩吧彩票_今天火箭队最新新闻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