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走势图_彩民论坛高手

09888819

2020-04-05 06:26:15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讲武谈兵|中国航母舰载机事业新突破:飞行员培养体系在转变

  随着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山东舰的服役以及后续建造计划的顺利推进,我国海军对于舰载机飞行员,特别是最为重要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需求不断增加且更为急迫。令人欣喜的是,据中国军网报道,海军航空大学近日已经完成了数十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昼间航母飞行资质认证。这也意味着,当前我国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体制与最初几批飞行员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

 海军航空大学已经完成了数十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昼间航母飞行资质认证。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海军航空大学已经完成了数十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昼间航母飞行资质认证。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美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如何培训?

  相比空军以及海军航空兵的陆基战斗机飞行员,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培训内容、训练体制、作战使命、操作习惯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别。

  在此,笔者仅举一例:以降落着陆来说,陆基战斗机飞行员在整个过程中主要做的都是为了减速并保持飞机平稳顺滑的着陆姿态,比如拉迎角、放襟翼、开减速板、放阻力伞等,主机轮也要进行刹车以辅助减速,最终在跑道上将速度降低到最低要求的滑行速度,通过滑行道返回停机位。而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要做的恰恰相反,在主机轮接触航母飞行甲板、拦阻钩挂住拦阻索并完全拉紧之前,飞机不仅不能减速,反而要将油门杆推到85%最大推力的位置。这样做就是为了保证一旦发生舰载机拦阻钩未能挂住任何一根拦阻索的情况,飞机还能够有必要的推力和速度在航母飞行甲板上起飞,调整状态后重新着舰。否则,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还像陆基战斗机飞行员那样继续减速,如果拦阻钩没能挂住拦阻索,飞机就会滑出航母飞行甲板,坠入大海。

  所以,世界上拥有舰载战斗机部队的海军强国,如美国、俄罗斯、法国等,对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和训练都是自成体系,与陆基战斗机飞行员完全不同。其中,尤其以美国和俄罗斯海军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最有代表性。

  美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被形象地称为“生长模式”。也就是说,从最初的学员(有可能具备一定的初级飞行技能)开始,经过初级/基础训练、中/高级训练和作战飞机改装训练三个阶段,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而且,在进入到作战部队,即舰载战斗机联队和中队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还要经过训练、演习以及作战行动等任务的历练。如果这一过程中出现问题,那么这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依然会失去舰上飞行资格。

准备在航母上降落的美国海军T-45舰载教练机准备在航母上降落的美国海军T-45舰载教练机

  美国海军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海军部长助理谢尔曼·鲍德温曾在其自传中讲述了他的一位朋友的经历。他的这位朋友在初级、中级和高级教练机上都取得了最高的飞行成绩,并且顺利成为一名F-14“雄猫”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结果,在他上舰服役后,由于一直存在对夜间着舰的巨大恐惧,最后不得不提前退役。由此可见,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之不易,淘汰率也很高。

  相比美国海军,俄罗斯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显得更为直截了当,被称为“改装模式”,国内也有人形象地称之为“割韭菜”。也就是说,俄罗斯海军从技术过硬、经验丰富、应变能力强的优秀陆基战斗机飞行员中选拔人才,培养成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由于这些高级飞行员都有数百甚至上千小时的飞行时间,可以直接跳过美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的前半部分,直接进入到舰载机起降训练阶段。一般来说,俄罗斯海军飞行员经过第一阶段的“尼特卡”陆基模拟起降训练和第二阶段的“库兹涅佐夫元帅”号航母上舰资格训练后,达到飞行大纲的要求,即可成为一名合格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所以,俄罗斯海军的这一做法耗时更短,可以更快地组建起一支相对规模有限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队伍,同时也更容易形成作战能力。

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上的苏-25UTG舰载教练机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上的苏-25UTG舰载教练机

  从应急过渡改装到全新系统培训

  我国海军最初几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采用的是类似于俄罗斯海军的“改装模式”。因为我国“辽宁”号航空母舰改装工程、歼-15舰载战斗机研发和试飞,以及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这几项基本上是同步进行的。所以,我国海军不可能从一开始就采用耗时长、阶段多的美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的“生长模式”,俄罗斯海军的“改装模式”是明智的选择。

  事实上,从此前的央视新闻报道中我们也能够看到,我国海军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现为海军某舰载机试验训练基地司令员)戴明盟最初就是海军航空兵“海空雄鹰团”的一名大队长,驾驶的是俄制苏-30MK2多用途战斗机。而第一位成功实现夜间着舰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徐英,则是从空军航空兵苏-30MKK多用途战斗机部队调到海军航空兵的。

  可以说,2013年5月正式组建的我国海军歼-15舰载战斗机部队集中了空军以及海军的尖子飞行员,是名副其实的王牌部队。这些特级和一级飞行员不仅肩负着完成歼-15舰载战斗机设计、生产定型试飞的重要使命,还要成为我国航空母舰上最为锋利的“尖刀利刃”、最具战斗力的重拳。同时,他们也是我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的“种子”,其中的很多人要作为飞行教官,培养未来一代又一代的新舰载机飞行员。

歼-15舰载机前几批飞行员大部分从海空军尖子飞行员中培养而来。图片来源:中国军网歼-15舰载机前几批飞行员大部分从海空军尖子飞行员中培养而来。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那么,随着我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的不断完善以及飞行教官队伍的日益扩大,再继续采用俄罗斯海军的“改装模式”就显得不合时宜了。这种模式固然有耗时更短、形成战斗力更快的优势,但由于要从其他主力航空兵部队不断抽调优秀飞行员,事实上对这些部队的战斗力会产生不小的影响。而且,当部队对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规模有更大的需求时,“改装模式”也远远满足不了要求。

  我国海军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上开始逐步从“改装模式”向“生长模式”转变。2018年,我国海军就在当年招收的海军航空大学新学员中明确了要选拔一部分优秀人才,作为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苗子,接受最为系统和专业的舰载起降等训练。可以预见,未来几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飞行员通过海军航空大学和舰载机试验训练基地的系统培训,获得航空母舰舰上飞行资格,成为海军舰载战斗机部队的“新鲜血液”。

 随着航母数量的增多,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将逐步从“改装模式”向“生长模式”转变。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随着航母数量的增多,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将逐步从“改装模式”向“生长模式”转变。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舰载高级教练机为期不远?

  在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不断建设和完善的同时,硬件设备也要跟得上发展的要求。其中,最为重要的训练装备就是舰载高级教练机。美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部队是通过T-6A涡桨教练机完成初级/基础训练,T-45A/C高级教练机完成中/高级训练,之后再由双座型F/A-18F“超级大黄蜂”战机完成飞行员在作战部队的训练任务。俄罗斯海军则省略了初级/基础训练这一步,由苏-25UTG舰载教练机完成中/高级训练,由苏-33和米格-29KUB完成作战部队训练。

  其实,从美国、俄罗斯以及法国海军现役舰载战斗机发展来看,都有用于作战训练的双座型,比如F/A-18F“超级大黄蜂”、米格-29KUB以及双座型“阵风”M。苏-33舰载战斗机也有对应的双座型,即苏-33KUB。后来,苏-33舰载战斗机停止发展并逐步退役,苏-33KUB双座型战斗/教练机也止步于原型机阶段。

 舰载高级教练机是海军未来培养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不可或缺的装备。图片来源:“贵飞公司”公众号 舰载高级教练机是海军未来培养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不可或缺的装备。图片来源:“贵飞公司”公众号

  对于我国海军来说,至少从目前公开的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到,已经服役的歼-15舰载战斗机全部都是单座型。这显然不利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后续作战训练,飞行教官只能让飞行员放单飞,而不能与其一起驾机升空。当然,作为歼-15舰载战斗机研制和生产方,中航工业应该也有能力在单座型的基础上发展出双座型。上文提到的俄罗斯苏-33舰载战斗机双座型苏-33KUB采用了非主流的并列座舱布局,而歼-15舰载战斗机的双座型应该采用当今主流的串列座舱布局。那么,这也意味着中航工业在研发双座型歼-15舰载战斗机时,并没有技术成熟的机型可供参考和借鉴。这对于中航工业是否真正吃透了苏-33技术资料并有所创新,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除了歼-15舰载战斗机需要发展双座型战斗/教练机,舰载高级教练机也是必不可少的。目前,根据央视新闻的报道,在舰载机试验训练基地内与单座型歼-15舰载战斗机一同担负训练任务的是“海山鹰”改进型高级教练机。该机的总体技术状态与外贸型FTC-2000G轻型多用途战斗机类似,并没有针对航母舰上起降要求进行改装,比如加强主起落架、加装拦阻钩等。所以,“海山鹰”改进型高级教练机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舰载高级教练机。从央视《军事报道》的相关新闻可以看到,该机在舰载机试验训练基地内主要担负模拟触舰复飞以及着陆进场等部分项目,还不能完成模拟拦阻着舰等项目。

  事实上,从陆基高级教练机改装为舰载高级教练机已有成功范例,这就是前文提到的美国海军T-45A/C高级教练机。当然,该机虽然是由英国“鹰”60陆基高级教练机发展而来,气动外形也差别不大,其内部结构却经过了大量的重新设计,加装了很多适应舰载起降要求的特殊设备。我国“海山鹰”和“猎鹰”高级教练机也可以类似的模式改装为舰载高级教练机,实现航母舰上起降能力,至于谁最终能登上航母,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郑亚鹏

双色球走势图_彩民论坛高手